珍惜生命呵护生命 ——浅论基督教的生命观

2015-01-27 14:45

—— 张忠成


生命是人类永恒的一个主题。在基督教信仰中认为“生命”是上帝的行动。人类的生命是上帝在人身上的行动以及人在听命中的回应。人的生命是一份恩赐,接受与否,他可以自由选择;但离弃了上帝,他的行动就是死亡,而不是生命。

一、基督教的生命特质

基督教相信上帝的属性是大能的,是拥有创造的绝对主权;相信是上帝创造、维持和统治着宇宙,并且也引导着历史。上帝是以一种“爱的自由”去有目的地选择而创造世界,他的创造包括了对人类的赐福和对生命的尊重。上帝和宇宙创造的关系是藉着他的“话语”(Word,这词也可译成“道”)完成的,上帝就是通过他的道产生了万有,上帝的命令或者言语等同于创造,他的道统治自然界和历史,上帝也是借助于他的道造成了季节的变化。[1]圣经也是处于上帝和他的创造话语之下:“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2]上帝由于自由的意志以及美善的属性,从无到有地创造了世界:“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3]上帝不仅创造了宇宙万有等物质的生命,也创造了人类的生命,而且在创造人类的时候是按着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创世记》1章26-28节说:“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基督教所信仰的上帝是无形的,《约翰福音》4章24节说:“上帝是灵。……”但上帝却是按着他的“形象和样式”造人。那上帝的形象是什么?人具有上帝的形象又是什么?形象不等于外形、象貌、模样。“人之所以为人”的那个实质,并不在于身体,而在于那个非物质的形象。“形象”是由不可见的内在属性,自然地、真实地彰显于外面,变成可见的表象。人当然不可能等同于上帝,但却应该有与上帝相象之处。上帝的属性撮其大要有四点,即:圣洁、公义、慈爱、信实。这些抽象的属性,在人间都有强烈的形象表彰。人的形象应该是:爱、公正、圣洁、诚实的,应该是有知识[4],应该是光明荣耀的。
上帝创造了万有和人类以后非常地珍惜生命,因为他看着这一切都是好的,而且也将人安置在伊甸园里让人看守上帝的创造[5]。这自然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也表达出来了。
正因为人是具有上帝的形象,也就自然体现出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人的生命目标是什么?既然生命是从上帝而来,也是为了上帝的荣耀而精彩。当人在彰显上帝的形象时也就不辜负上帝创造生命的初衷。人类的生命具有上帝的形象所以也就有了见证上帝恩典的功能。保罗·田立克(P.J. Tillich)著的《系统神学》第三册中论及生命的意义时,提出了生命实现其潜能的三种功能:自我整合、自我创造和自我超越。上帝是生活的上帝,人由于具有上帝的形象就有可能在此世也能参与上帝神圣的生命。

二、基督教对生命的呵护和追求

基督教思想绝对肯定了人的价值,基督教的生命观就是建立在对人的尊重、肯定了人的价值的基础上。正因如此托马斯·阿奎那认为肯定人的“全整性”是非常重要的,他强调:上帝从地上的泥土中直接创造了最初的人的身体,他还把灵魂的创造与身体的创造联系起来,认为灵魂只能产生于身体之中。所以人的身体灵魂是一个整体。[6]
因为基督教承认生命的神圣性,也自然会带出对生命的讴歌。就连在希腊罗马时代对生命的蔑视到了触目惊心的时候,基督教仍旧勇敢地见证出对生命的尊重和保护。如罗马帝国时基督教就反对杀婴陋习,在早期的基督教文学中可以看到反复地谴责杀婴行为。在《十二使徒遗训》[7]中就叮嘱基督徒“你们不可……杀婴孩”。也反对弃婴的恶俗,反对堕胎的陋习,反对角斗表演的陋习,反对人体献祭的陋习,反对自杀的陋习等等,这些都说明对生命的尊重。基督教之所以对生命有如此的尊重是因为相信只有上帝才有支配生命的主权。唯有上帝创造生命,并只有上帝才有权取回生命[8]。从圣经中可见,当地上满了血腥和强暴的事情,上帝就用洪水毁灭世界[9],并在其后设立人类的政府,授予执行死刑的权柄。上帝清楚说明他的理由:“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10]正因人的生命是神圣的且有上帝的样式,即使是诅咒别人也是错误的(参雅3:9-10)。[11]
法国伟大神学家、医务传道人和生态神学的创立者阿尔贝特•施韦泽就强调:耶稣的价值在于他有一种强大的精神之流,流经我们的生活和我们所处的危机四伏的世界,但我们已经固化的观念却必须经过真理的检验,我们对于生命的敬畏其实是对基督救恩的回报,“只有当人认为所有生命,包括人的生命和一切生物的生命都是神圣的时候,他才是伦理的。”施韦泽认为的“伦理”是与敬畏生命有关的,他认为不敬畏生命,对生命不尽责任的话就没有伦理了[12]。有思想的人会体验到必须像敬畏自己的生命意志一样敬畏所有的生命意志,他在自己的生命中体验到其他生命。对基督教说,善是保存生命,促进生命,使可发展的生命实现价值。恶则是毁灭生命,伤害生命,压制生命的发展。
新约《约翰福音》10章10节中耶稣曾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基督教提倡的不仅是生命,而且还要追求更丰盛的生命。面对生命的过程,我们需要不断地努力,自我超越以达到更高形式的自我实现与自我再造。基督教生命的特质包括与其他生命存在之间关系的和谐:人与上帝、人与人、人与自己、人与自然。上帝在创造了人以后,由于人类的悖逆而被赶出伊甸园,从而人与上帝的关系被破坏了[13],因为人开始要从事见不得上帝的事情。也因此人与人的关系紧张,世上出现了凶杀的事件,[14]从此人类的历史就进入到争斗和自私的境界之中。也因为人与上帝关系的远离,同样使自己与自己也变得不再一致、不再纯洁。本来上帝为人安排的物质需要足可以使人满足,因为人类的自私、无法填满的物质欲望,就导致人类无尽地、疯狂地向大自然提出不合理的、远远超过负荷的物质需求。今天的大自然已经在那里向人类发出了叹息和警告。[15]
人类往往在自作聪明中忽略了对生命的敬畏,在对待生命时,应该看到生命是超越智慧的,人的智慧往往是有限到无法理解和解释生命的。没有认识到“生命超越智慧”,生命就是永不停息的运动和自由。生命的冲动和自由固然会创造多样性和各种奇迹,但是它也会创造出能够窒息我们的新习惯和新作用,从而剥削我们的自由。对一切生命负责的根本理由是对自己负责,如果没有对所有生命的尊重,人对自己的尊重也是没有保障的。任何生命都有自己的价值和存在的权利,谁习惯于把随便哪种生命看作没有价值的,他就会陷于认为人的生命也是没有价值的危险之中。

三、基督教如何对待生命的未来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又被称为“生命的未来”。基督教神学认为死亡是一种逾越,由生前的时空转入决定性的境界中。由此可见死亡的另一意义,即是死亡为别的受造物带来救恩,最为明显的就是在耶稣的死亡中可看到为人类所带来的决定性救恩。基督教相信在上帝掌管生命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死亡也是在上帝的掌管之中。旧约《撒母耳记上》2章6节说:“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阴间,也使人往上升。”
圣经中有关死亡的看法比较多,很难整合一致。在旧约中,死亡非独立神化性的权柄,但死亡表达出上帝的全能。生活和行动的上帝是一切受造物的生命之源[16],他赏赐生命,又将生命从死中赎回。在希腊文化的影响中,以色列民族将死视为不灭的灵魂离开腐烂的肉身。到新约时代,仍在旧约的基础上,并反省耶稣的逾越奥秘中死亡的意义。首先是耶稣使光照耀那坐在死亡阴影中的人[17];其次是使徒保罗在对他所建立的教会所写的书信中,也述说了死亡的意义,他指出死亡是罪的后果[18]。同时,耶稣在世的时候和人一样的死亡。在耶稣的复活中,也使他的死亡被赋予救恩的意义。耶稣就是藉着自己的死亡和复活战胜了人类的死亡,去除了死亡的黑暗,消灭那在死亡中最可怕的情况:“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19]人也藉信仰耶稣基督而分享基督的救恩[20],为此,人可从死亡中复活。基督教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看到了“死亡之门”以外的东西,就是看到了在这个现实世界之外还有一个彼岸世界。基督教认为死亡是人生中的一个过程,并不意味着人生的完结,而是通过死亡人可以到达上帝为人预备的美好境地,就是人要因为死亡而进入到永生的境地。
基督教还特别留意在思考死亡的时候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使生命更加的精彩。基督教提倡人应该要有“死感意识”,也就是说应该正视如何直观和经验自己的生与死,这是生命中一部分。比如旧约中雅各在年老的时候知道自己即将要离开世界,他就为自己的儿孙祝福。[21]还有新约中的使徒保罗也知道自己将要离开世界(即死亡),故对教会作了语重心长的勉励。[22]当人经历和体会死亡的意识和实际的时候会更加地珍惜生命。
在人的肉体生命将死的时候,基督教是鼓励信仰者把他最后的自我放弃呈现给上帝。信仰上帝之人的死,是为上帝而死,正如他活着是为上帝而活一样[23]。如果把他的痛苦和死与基督结合在一起,那么信仰上帝之人的死也就充满了天国的希望、不朽和复活的希望以及最终与基督在一起的希望。既然死亡意味着和基督完美的结合,信仰上帝之人的死最后就成为一种益处[24]
基督教信仰生命是来自上帝,是永恒的,不是一种时间和空间的概念,而是像上帝一样的生命,而且这种生命因为上帝使耶稣基督的复活变得更为生动和无限。

结语:

基督教的生命神学、正确的生命观的建立是大有作为的,也是具有现实意义的。在生命神学的课题中还有很多事情是可以探索和无尽地追求的。我们还应该去认识人类之外的生命,就像圣法兰西斯对待动物和花草等生命存在一样。正因为生命是宝贵的,所以应该珍惜生命、呵护生命。人类不是生活在孤立的真空状态之中的,而是与自己、与所有其他的人类、与所有其他非人类生命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所以必须要思考如何提高生命的质量,其中包括对地球生命的珍惜和保护。面对生命、面对满足生命的需要,人必须要有敬畏之心,必须要谦卑,必须要忏悔,因为在人类的现状中人所表达出来的强大欲望是无法控制的。我们的整个本性浸透那一种无法满足的物欲,所以人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和忏悔,这样才是人类文明成熟的标志,让人能够追求整全的生命,也才能真正的进入到永恒的生命之中。


[1] [德]保罗·阿尔托依兹著,段琦孙善玲译,《马丁·路德的神学》,译林出版社,1998年10月第一版,第101页。
[2] 创《诗篇》33篇6节、9节。
[3] 参《创世记》1章3节、9节。
[4] 参《歌罗西书》3章10节;《罗马书》10章2节;《何西阿书》4章6节。
[5] 参《创世记》1章。
[6] 白虹著,《阿奎那人学思想研究》,人民出版社,2010年3月第一版,第124-151页。
[7] 《十二使徒遗训》可能成书于公元一世纪末或二世纪初,作者不详,共十六章,分为三部分,是古代基督教会重要的文献。
[8] 参《约伯记》1章21节。
[9] 参《创世记》6章11节。
[10] 参《创世记》9章6节。
[11] 贾诗勒著,李永明译,《基督教伦理学》,天道书楼有限公司出版,1996年6月初版,第173-182页。
[12] [法]阿尔贝特·施韦泽著,陈泽环译,《对生命的敬畏》,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第178-181页。
[13] 参《创世记》3章8节。
[14] 创《创世记》4章8节。
[15] 参《罗马书》8章22节。
[16] 参《诗篇》36篇10节;《以赛亚书》55章1节;《耶利米书》2章13节。
[17] 参《马太福音》4章16节;《路加福音》1章9节。
[18] 参《罗马书》5章12节;6章23节。
[19] 参《哥林多前书》15章20-22节。
[20] 参《罗马书》6章3-5节。
[21] 参《创世记》48章-49章。
[22] 参《提摩太后书》4章1-8节。
[23] 参《罗马书》14章7节。
[24] 参《腓立比书》1章21-23节。


Copyright By Dede, 杭州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 / 杭州基督教协会 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03121号